<凱撒必須死 Caesar Must Die>

寫在開頭,感謝介紹這部片的大王與陪我分套票的DM。這是原先自己沒有留意到的片子,好在最後沒有錯過。

莎劇有千百種版本,凱撒大帝必須在舞台上不斷的重覆死去。然而這部電影卻是讓重刑犯出演。導演非常巧妙的將空間、聲音、光影、演員做了精彩的結合,呈現了深沉、飽滿、精彩,能讓人反覆咀嚼的作品。

雖然版本千百種,但要將莎劇演出從舞台搬上電影電視並非人人可以做得好。莎劇的台詞有許多在描述場景、角色內心(特別是他的歷史劇與悲劇),這是由於當時演出的舞台的限制。而在電影或電視裡,當空間變成無限遼闊、千軍萬馬可以被真實呈現,導演與演員要如何將台詞轉換成與舞台演出時同等的能量,就是一大艱難的考驗。

在<凱撒必須死>中,導演精彩的處理了空間轉換的問題。雖然監獄是個遠比舞台寬廣的空間,卻又能處處表現出封閉性,配合強對比的黑白光影,營造出不安、幽閉、緊張與悲哀的氣氛。片中有幾個場景安排格外讓人印象深刻,例如元老密謀的牢房門口、例如元老們引著凱撒前往元老院的長廊、凱撒被刺的小空間、布魯托與安東尼對質的大廣場,而最後決戰的沙場則是在劇場舞台上,以彩色鏡頭表現。這些巧妙運用對從前學舞台設計的在下而言真是十足衝擊。

讓重刑犯演出謀殺兇手與被害人,其中的角色多重性不言而喻。飾演布魯托的演員為了那句「如果可以說服他的精神,就不需要剖開他的胸膛。」痛苦,他說當時曾嘲笑說過這句話的朋友的天真,但自己現在卻能真正體悟這句台詞。導演點到為止、沒有繼續深入挖掘,又是另一種內斂而優雅的戲劇表現。

無論為了什麼原因、無論為了多重大的理由與情操,兇手必須付出他的代價。元老們自盡或投降、演員們回到自己的牢房。這時才明白導演在片頭連續的開門、進牢房的鏡頭的深意,進牢房的剛好是凱撒、布魯托、卡西奧、安東尼。弒人者與被弒者終將殊途同歸,無論是盡歸塵土、或是入獄付出代價。讓整部電影像是一場關於贖罪的告解,最後飾演卡西奧的演員回到受刑人的身分說「當我開始認識藝術,監獄成了真正的監獄。」導演在收尾處以含蓄的手法,點出了藝術能讓人體悟生命與美好的核心價值。

本片也再次說明了莎士比亞為何偉大。兩千年過去,莎劇劇本依然可以輝映出人類的行為與性情。莎劇劇本的價值絕非他用詞美麗,而是他能從每個細小的台詞觸碰到演出者與觀者的心裡,蘊含的深意不曾隨時代褪色。


本片很快就會下檔,推薦學習舞台戲劇與電影、以及莎劇的人務必一看。

上映地點與時刻表
 





Leave a Reply.

    減加

    台灣人、尋找人生的指南針中。小影癡。.

    Categories

    全部
    Hala Madrid
    Movie

    雜談

    Archives

    三月 2013
    一月 2013
    十二月 2012
    十一月 2012
    九月 2012
    八月 2012
    六月 2012
    五月 2012
    四月 2012
    三月 2012
    二月 2012
    一月 2012
    十二月 2011
    十一月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