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寂寞的星球The Loneliest Planet


 
 
 
 
 
 
我想創作者多少都會有點難以排解的糟糕情緒。
諸如為什麼我畫那麼久卻沒人按讚沒人留言,
或是在自己無法畫畫的時候對別人受到的注目感到奇妙的吃味。
但卻遺忘了那些已經給予你鼓勵的人、給你回應的人
不斷的追求更多陌生的掌聲。
當然陌生的掌聲讓人很爽,但又能強求到什麼地步呢?

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是「我做了這麼多,所以理應得到這麼多」
儘管常常痛苦到打滾
但又能怎麼樣呢?

共勉之

--

前陣子在微博上跟一位對岸朋友聊天,內容有點忘了,只記得她說了一句「我們只能談淺表的愛與美」
當時沒有回答什麼,只覺得有點心酸。但事後想想覺得,談淺表的愛與美有什麼錯呢?

我們無非是在網路上宣洩一些情緒、取得一些認同、獲得某種快樂,
而我盡量不想把負面的情緒加諸到別人身上,於是我們就來聊淺表的愛與美

我不願跟你談那些,那是因為我愛你。
 
 
貶多於褒,不喜誤入,有雷下收。


 

    減加

    台灣人、尋找人生的指南針中。小影癡。.

    Categories

    全部
    Hala Madrid
    Movie

    雜談

    Archives

    三月 2013
    一月 2013
    十二月 2012
    十一月 2012
    九月 2012
    八月 2012
    六月 2012
    五月 2012
    四月 2012
    三月 2012
    二月 2012
    一月 2012
    十二月 2011
    十一月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