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撒必須死 Caesar Must Die>

寫在開頭,感謝介紹這部片的大王與陪我分套票的DM。這是原先自己沒有留意到的片子,好在最後沒有錯過。

莎劇有千百種版本,凱撒大帝必須在舞台上不斷的重覆死去。然而這部電影卻是讓重刑犯出演。導演非常巧妙的將空間、聲音、光影、演員做了精彩的結合,呈現了深沉、飽滿、精彩,能讓人反覆咀嚼的作品。

雖然版本千百種,但要將莎劇演出從舞台搬上電影電視並非人人可以做得好。莎劇的台詞有許多在描述場景、角色內心(特別是他的歷史劇與悲劇),這是由於當時演出的舞台的限制。而在電影或電視裡,當空間變成無限遼闊、千軍萬馬可以被真實呈現,導演與演員要如何將台詞轉換成與舞台演出時同等的能量,就是一大艱難的考驗。

在<凱撒必須死>中,導演精彩的處理了空間轉換的問題。雖然監獄是個遠比舞台寬廣的空間,卻又能處處表現出封閉性,配合強對比的黑白光影,營造出不安、幽閉、緊張與悲哀的氣氛。片中有幾個場景安排格外讓人印象深刻,例如元老密謀的牢房門口、例如元老們引著凱撒前往元老院的長廊、凱撒被刺的小空間、布魯托與安東尼對質的大廣場,而最後決戰的沙場則是在劇場舞台上,以彩色鏡頭表現。這些巧妙運用對從前學舞台設計的在下而言真是十足衝擊。

讓重刑犯演出謀殺兇手與被害人,其中的角色多重性不言而喻。飾演布魯托的演員為了那句「如果可以說服他的精神,就不需要剖開他的胸膛。」痛苦,他說當時曾嘲笑說過這句話的朋友的天真,但自己現在卻能真正體悟這句台詞。導演點到為止、沒有繼續深入挖掘,又是另一種內斂而優雅的戲劇表現。

無論為了什麼原因、無論為了多重大的理由與情操,兇手必須付出他的代價。元老們自盡或投降、演員們回到自己的牢房。這時才明白導演在片頭連續的開門、進牢房的鏡頭的深意,進牢房的剛好是凱撒、布魯托、卡西奧、安東尼。弒人者與被弒者終將殊途同歸,無論是盡歸塵土、或是入獄付出代價。讓整部電影像是一場關於贖罪的告解,最後飾演卡西奧的演員回到受刑人的身分說「當我開始認識藝術,監獄成了真正的監獄。」導演在收尾處以含蓄的手法,點出了藝術能讓人體悟生命與美好的核心價值。

本片也再次說明了莎士比亞為何偉大。兩千年過去,莎劇劇本依然可以輝映出人類的行為與性情。莎劇劇本的價值絕非他用詞美麗,而是他能從每個細小的台詞觸碰到演出者與觀者的心裡,蘊含的深意不曾隨時代褪色。


本片很快就會下檔,推薦學習舞台戲劇與電影、以及莎劇的人務必一看。

上映地點與時刻表
 
 
图片








(圖片來自:  http://midmarauder.tumblr.com/  Love this fan poster!)


 
 
 
 
前幾天上課的時候老師說到台灣人普遍不愛看文字書的議題,仔細檢視了一下自己的確好好看本書的時間越來越少了。於是我決定從今天開始逼自己寫讀書心得。

<查泰萊夫人的情人>

這是在師大某家書店快倒閉前去搜刮來的屯貨之一,其實讀完好一陣子了,最近重讀了一次。個人非常喜歡。很難想像在那樣的時代有人願意這樣露骨的描寫情慾。雖然總是被說得大膽煽情但其實以現在眼光來看倒也還好,反而是書中核心描述的、關於女性自我價值的體認,直到現今(以台灣社會而言)依然很勇敢而前衛。

其實我並不很喜歡女性主義的話題,或許是自己給女性主義扣了點帽子,就像不喜歡董氏基金會迫害(是的,迫害)吸菸者的自由。但查泰萊夫人並非什麼勇敢的革命份子,也不是想反抗整個父權社會,而是真切的體會關於身體、關於愛、關於性。

多少罪以愛之名行之? 這個女性她不是縱慾或放浪,整本書讓查泰萊夫人逐漸學著了解自己的身體、愛自己,並且愛上願意尊重她的身體的那個人。透過身體最後他們尊重且理解彼此的一切。很難想像在1928年會有人有這種膽量寫下這種題材,我們誤以為它是淫穢的奇情之作,但真的看完,卻發現它是描寫純粹愛情的故事。我甚至可以用"神聖、純潔"來形容康妮與梅勒斯的關係。

除了題材,本書關於人物、場景的設計也非常出色,關於他們幽會的那片森林的描述非常美麗。我想這就是為什麼我總是喜歡非當代的小說多一點,總覺得過往的文學氣氛與周圍環境的拿捏上總是更為嚴謹。但這也許只是我對當代作品讀得不夠多的偏見罷了。
 
 
阿嫂在國家德比後獨自在看台上聽的那首歌也是我心中的名曲
Another day in June, we'll pick eleven for football
We're playing for our lives the referee gives us fuck all
I saw you in the corner of my eye on the sidelines
Your dark mascara bids me to historical deeds 

阿嫂這小清新,還喜歡看Dexter,我想我跟阿嫂可以當朋友(?)
 
 
看完凌晨的國家德比後找了去年的網誌來看,
更映襯了今天的不真實。

我想自己一輩子也很難忘記被0:5痛宰的那場德比
那場最後Ramos完全失控的德比
也很難忘記在生日當天去板聚所看的那場pepe被罰下、鳥叔被關鳥籠的德比
還有在大雨中踢的歐冠第二腿,拼盡全力但無可挽回
以及一度以為一切可以逆轉最後還是失望的那場德比

當然還有國王盃加時賽的那顆致勝球
當然,還有今天

然後看到鳥叔說的「失敗不算什麼,我們會在更重要的時刻再次相遇」
才真的明白的確如此,一直都是如此。

我跟很多一起從2010世界盃後加入RM的球迷一樣,
看著他們磨合,看著他們每次大比賽就失常
看著他們依然毛毛躁躁,看著他們搖搖擺擺

今天我們可以看著他們,努力的發揮了應有的表現,檢討好像還有哪些地方不夠好,而不是吞嚥苦澀忍受嘲諷,爭執那些紅牌究竟該不該判,我想,那是因為你們真的真的真得很努力。終於有一天我們可以驕傲的說,發揮比較好的那一邊配得上這場勝利。它是的,它是。

感謝你們這麼努力,幾乎讓我想起卡西去年那絕望的表情,那已經像是一場夢了。


 
 
" 如果你是一名普通人,請容我悲觀的提醒你,我們正處在一個即使你什麼也不做、都會在不自覺情況下傷害人的消費時代,不參與、不了解,積極的冷感,並不等於你不會對這社會產生任何負效用;每天一個善念,每天試圖去了解某個議題,即使你狀似沒做到什麼,都會在無形之間提醒自己,去想起「那不遙遠的陌生人是否過得安好」,如此美麗的心。 "


來源


讓我們都能擁有美麗的心。

 

無題

03/28/2012

1 Comment

 
「你以為現在擁有的一切會持續所以樂於安逸於現狀,但自由與權力這種東西,不去捍衛,它會消失。」 

最近腦海中一直浮現這句話。


我必須悲觀的承認,我無法說自己現在為這片土地感到驕傲,我也無法以身為台灣人自豪。有時候你看到了一些溫暖的人情、覺得我們的同胞真是很可愛,但隔兩天卻看到,當官員隱匿重大疫情、卻被像搓湯圓一樣輕鬆抹掉,麻木的我們繼續看著林書豪在美國的成就自我安慰,看著犯錯的藝人恥笑他們的不堪,最後看看美食介紹彷彿除了吃喝以外再無其他樂趣。

有人會開玩笑的說著,移民吧。但親愛的,事實上我們哪裡也沒辦法去啊。

我想唯一可能的道路是眼看著一切發生,也許會有人為了喚不回的一切自焚像西藏那樣,但我們會依然麻木的看著它發生、反正不干我的事。轉台、選擇看其他節目,或是在晚間新聞評論裡聽到有人義正嚴詞的告訴你那是暴民行為然後默默信了,還覺得自己真是理智的知識份子。

 

SHAME

03/18/2012

2 Comments

 
有劇情雷,另外,這篇感想大約是結合了我與另外兩位朋友看完的意見綜合。 

 

佛曰

03/07/2012

0 Comments

 
今天無意中翻書翻到一則小故事,年紀這麼大了看佛陀故事居然會看到哭,可能是有些體會是隨著年紀越大越有所感。

故事是這樣的:

一個婆羅門聽說佛陀從來不會發怒,他嗤之以鼻的想要挑戰佛陀的脾氣。於是到了佛陀面前,指著佛陀的鼻子,用極盡汙穢惡劣的言語罵佛陀。佛陀靜靜的聽著、帶著悲憫的目光看對方。待那位婆羅門罵完,他才開口問:

「你有很多朋友嗎?」
婆羅門說他當然有很多朋友。
佛陀接著問:「你去拜訪朋友的時候,會帶禮物去嗎?」
婆羅門說他當然會。
「如果朋友不願意接受,那你怎麼處理那些禮物呢?」

婆羅門說:「如果他不接受,我就把禮物帶回去跟親人們分享。」

佛陀說:「是的,朋友,我現在無法接受你的禮物,請你把它們帶回去給你的親人吧。」


千言萬語盡在一句箴言。
 

    減加

    台灣人、尋找人生的指南針中。小影癡。.

    Categories

    全部
    Hala Madrid
    Movie

    雜談

    Archives

    三月 2013
    一月 2013
    十二月 2012
    十一月 2012
    九月 2012
    八月 2012
    六月 2012
    五月 2012
    四月 2012
    三月 2012
    二月 2012
    一月 2012
    十二月 2011
    十一月 2011